推广 热搜: 带锯床  数控车床  机床  锯床  生产厂家  加工中心  铣床  2020国考,事业单位  钻床  云南 

亲自出马就能乖乖听话的;也有性子烈的,挨了毒打受了刑罚也不愿屈服

   日期:2020-05-25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平心而论,唐妩是不太想提起徐铎这个人的。原因很简单,一个从小颠沛流离的姑娘,被一个老实又俊俏的掌柜相中,即便没什么真情
  平心而论,唐妩是不太想提起徐铎这个人的。

    原因很简单,一个从小颠沛流离的姑娘,被一个老实又俊俏的掌柜相中,即便没什么真情实意,也会在心里掀起些波澜。

    更何况,这掌柜曾拿着他的家底来朝顾九娘要过她。

    只可惜,她这皮囊当真昂贵。

   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顾九娘将徐铎带来的金子毫不留情地扬了出去。

    那么一袋子碎金子,大的大,小的小,任谁看了都知道,这绝不是一日两日能攒出来的模样。可这又能如何,再多的真情实意,也一样入不得顾九娘的眼。

    这好不容易出现的希望落了空的滋味儿,就如同是得知旧疾复发的可怜人。

    悲凉,凄哀,又不得不认清现实。

    徐铎被赶走后,唐妩听着顾九娘辱骂她的那些污言秽语,竟也生出了一丝麻木的快感。

    她仿佛看到了一条挂于房梁的白绫,和在白绫上快要窒息而亡的自己。

    唐妩笑了,笑的风情万种,果然,好的东西向来与她无缘。

    说起来,那次也是她第一次认清了顾九娘对自个儿的疼爱。

    她也是那时才明白,吃喝穿戴,她还有得选。但今后她要伺候谁家的爷,她却没得选。

    顾九娘眯起眼睛打量着唐妩,若有所思。

    其实她心里十分清楚唐妩和那金玉楼的掌柜之间应该早没了猫腻,当时她做的绝,为的就是永绝后患。如今提起来,无非就是起个敲打作用。

    顾九娘阅人无数,一早就看出了唐妩脑后的反骨越长越拧。这丫头看着乖顺听话,实则就是个主意正的。

    要不是如此,她也不至于这般担心唐妩会临在最后一刻,坏了她的好事。

    顾九娘叹了口气,语气一转,慢声细语道:“妩儿,你可知为何九娘常与你说,像我们这样的女子宁做权贵妾,也不能做百姓妻吗?”

    唐妩表面乖巧地摇了摇头,心里却早就有了答案。

    还不是因为权贵随手能撒下的金珠子,百姓却是见都没见过!

    顾九娘收敛了脸上的笑意,单手抬起唐妩的下巴,逼着她正视自己,然后一字一句道:“那你觉着,寻常百姓家,该拿什么来护着一个祸水?”

    祸水。

    这句话就像一把利刃,直接插到了唐妩心上,一招致命。

    刚刚还红润的一张小脸,瞬间血色尽失。

    顾九娘瞧见了自己想见的反应,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到底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姑娘,顾九娘也看不得她那个失魂落魄的样子。只好在打了一巴掌以后,又扔了两个甜枣,好生“劝慰”了一番。

    “好丫头,九娘哪里会坑你。你可知道你这模样若是真被卖到了寻常人家,只怕也逃不过再嫁的命运。到时候且不说你先头的夫家会怪你祸家,就是你再嫁,那后半生都要再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,这么折腾,又能图个什么?你年岁尚浅,很容易误了你自个儿,听九娘的,准没错的,嗯?”

    语毕,顾九娘又怜爱地拍了拍唐妩的手背。

    顾九娘留了唐妩用膳,直至傍晚,唐妩才浑浑噩噩地从顾九娘的屋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   她还未走到中厅,就被格外刺耳的嚎叫声和求饶声打乱了思绪。隐约之间,还有王婆子的辱骂声。

    “验个身而已,矫情个什么!痛快把嘴给我闭上!你个贱蹄子还当自己是侯府的嫡长女呢?”紧接着,就是一声响亮的耳光子。

    这是君梦苑的小侧门,也是来到这里的姑娘们,最先去过的地方。

    被卖来的姑娘,什么样性子的都有。有极其好拿捏的,都不用王婆子的亲自出马就能乖乖听话的;也有性子烈的,挨了毒打受了刑罚也不愿屈服的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